28日,恰逢齐鲁大讲坛第100期,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原常务副院长朱晓明做客齐鲁大讲坛,主讲“今天的中国需要什么精神”。他结合中国无神论学会在实践中碰到的一些问题,又给讲座加了个副题“谈谈科学无神论的当代价值”,在他看来,这个副题对当代中国的思想阵地至关重要。

多数中国人经引导就能成为无神论者

“执政党的无神论受到嘲讽,这和经济社会转型、社会利益分化有关,也和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教育低迷有关。”朱晓明说,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定不移地维护无神论。正是由于无神论的世界观,我们党不寄希望于来世,而是领导人民一步一步改革,实现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初步富裕。

他认为,中国文化有着深厚且极富特色的无神论传统。即便从信教原因和目的上看,中国都是重视现世人生,较少神秘主义。他说,我们对宗教的选择往往是有目的的,信教多是为了医病赶鬼、祈福消灾,对教义教理并不深究。所以中国的宗教格局是“两头小、中间大”。“两头小”是说真正的无神论者是少数,虔诚的宗教士也是少数,大多数人处于中间状态,他们未必都是无神论者,不少人还有一些鬼神观念,但只要经过科学观引导,他们会比较容易地成为自觉的无神论者或者无神论的支持力量。

机关盖楼看风水,不惜破坏城市规划

在强调中国文化中无神论传统的同时,朱晓明也提醒,千万不要轻视科学无神论所面临的挑战。他说,一是宗教渗透,背后往往带有着意识形态色彩;二是文化传教,主要通过媒体、出版物,尤其是国民教育体系进行;三是邪教猖獗;四是藏独和疆独,危害人民安全、国家安全。

“更可怕的是,各种反科学、反理性的现象严重侵蚀着我们党的集体。”朱晓明说,一些地方用行政力量人为助长宗教乱象,建造宗教造像和场所,热衷搞大规模的宗教活动,中央屡禁不止。一些机关盖楼要请风水先生,转运石、靠山石,不惜破坏城市环境和规划。形形色色的大师、神医多如牛毛,不断搅起污泥浊水。一些党员不讲科学搞迷信,热衷烧第一炷香、撞第一声钟,有的甚至烧一炷香花几十万,更有像韩桂芝(黑龙江原组织部长)、丛福奎(河北原常务副省长)、刘志军(原铁道部部长)等人,一边拜神一边贪腐。

不能否定无神论的作用

在朱晓明看来,我们在宣传无神论时要防止两种现象,一种就是放大它的作用,把它放在不适当的突出位置上;二是否定它的作用,主张让宗教思想自生自灭。

“科学无神论宣传是面向社会的,重点还是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党员领导干部,一部分是青年学生。”朱晓明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现象,就是在中小学里,我们看不出来有多少中小学生是信仰宗教的,因为我们的法律有规定,任何人不能向未成年人强迫他们信仰宗教。但是到了大学以后,大学生的知识更多了、眼界更宽了,在大学生里信教人数的比例在上升。

朱晓明援引《每日电讯报》报道说,最新民调显示,全球信仰宗教人数比例最高的国家是泰国,最低的是中国。这表明,现在无神论在中国仍然有最大的人群。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跌跌不休你看出门道了吗

以最近中国A股市场的表现,相信诸多岛友们无论炒股否都会有所耳闻,有甚者把身家性命都抛在里面,早已欲哭无泪。只是逢此千钧一发之际,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个问号——牛市基础还在吗?是否在“假寐”,风波过后会否苏醒?


清华招生组一员,我来说两句

一位清华博士生,也参与了多年招生工作。今天他专门投书侠客岛,呈现对这个问题的观察与思索。文章有些意思,除了爆更多的“料”,还提出了可行的建议。希望当事方能抛却恩怨,读者们也能从看热闹的心态中跳出来,一起冷静思考些更深层次的问题。


调侃汉服:商业PK传统的尴尬

一向以毒舌著称的周立波,又因为嘴巴惹了祸,这次是因为汉服。因在某节目中对一群在舞台上穿着汉服表演的年轻人大泼冷水,还调侃称这些年轻人“哪个洗浴中心的”,该发言引发网友的批评。主持人黄健翔通过微博为周立波鸣不平,认为周立波的幽默感不被认同。


新船下水为什么要女士砸瓶子

为了祈求平安,便有了“掷瓶礼”祝愿海上不再有漂流瓶;并使酒的醇香布满船头,驱邪消灾。香槟在船头摔得越碎越好,预示这艘新轮船将岁岁平安。如今,海难虽已基本杜绝,但掷瓶的习俗却依然存在,只是演变为具有传统色彩的喜庆仪式罢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