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一对表兄弟,因为在当地找不着媳妇,就买了两个缅甸媳妇,但没几天就跑了,两人几万块钱打了水漂。近年来,在我省农村,为娶媳妇被骗事件时有发生,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农村男孩娶媳妇难的现实问题。本报多地记者联合调查发现,在一些农村,不少女青年外出打工后留在外地,加上男孩本来就多,导致本地适婚男女青年比例严重失调,有的甚至达到4:1。在农村娶个媳妇,真是越来越难。

在我省许多农村,适婚男女比例失调,男青年找对象越来越难,动辄十几万元的巨额彩礼及苛刻的要求让许多家庭结不起婚,这不仅加重了许多家庭的负担,而且为婚后的家庭生活埋下了隐患。在青岛等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城市,出现了许多女青年宁愿单着也不愿回家结婚的情况,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城市的生活,农村生活与她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而在一些比较富裕的农村,一些家庭在嫁女儿时,不仅不收彩礼,而且陪嫁相当丰富。当然,这样的好事肯定有很多条件,至少是男方的条件入了女方的眼。

一个村适婚男青年96个,女的只有23个

临沂市临沭县一个村近几年靠发展柳编致富,人均收入超过周围乡镇村庄。在该村,25到35周岁适婚男青年共有96人,而同年龄段的适婚女青年只有23人。这种男女比例失调的情况,在周围农村十分普遍。

所幸因为村里条件不错,该村适婚男青年中68人已经娶上了媳妇,剩下的28人,家庭条件也都不错,有的甚至在县城里有住房、家里也有车,但却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在该村23名适婚女青年中,仅有6人因为上学、刚参加工作等原因未婚。

“农村女青年太少了,这是他们找对象难的主要原因。”该村村支书告诉记者,由于本地适婚女青年少,条件好的挑挑拣拣,或者嫁到了城里,或者早就有了意中人。

“我今年都28岁了,还没找到对象,他们都说我这辈子要打光棍了。”张军是滨州市惠民县辛店镇的一名适婚农村男青年,家里人很早就催着他找对象,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我们村里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有20多个,而女孩只有几个,且基本都已经结婚生孩子了。”牟平区陈家疃村的村干部刘旗告诉记者,全村有776人,20到40岁没有结婚的男女青年大概有120人,男的远远多于女的。

惠民县辛店镇有4.3万人,一份数据显示,辛店镇2005—2014年的男女性别比为109.5:100;2009—2014年的男女性别比为109.8:100;而从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这段时间的男女性别比则上升至116.7:100。男女性别比一直在增大,尤其近两年的时间呈现急剧增大趋势。不少农村都有这样的看法,30岁还没结婚,离终身光棍不远了。

“万紫千红一片绿”,彩礼动辄十几万

滨州沾化区的小李最近刚买了一辆价值十多万的小轿车,他就在自己村附近的企业上班,来回骑电动车很方便,用不了10分钟。他坦言,这车不是为自己买的,而是为了娶媳妇。“这车的摆设作用大于实际用途,说白了,就是为了给我找对象买的。”小李今年23岁,虽然说年纪不算大,但身边太多“那个谁已经结婚”、“那个谁孩子都好几岁了”的例子,让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他跟他的父母都认为,有了车起码有点底气,找对象的时候难度会稍微降低一些。

“如果穷得连看场电影的钱都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你在一起?”太多跟小李一样的单身农村男青年认为,房子、车、彩礼是结婚的先决条件,否则人家面都不跟你见。

一万一、三万一千八、八万八……地方不同,彩礼的标准也不一样。在沾化区、惠民县一些乡村,更有“万紫千红一片绿”的说法,即1万张5元钞票,加1000张百元钞票,这已是15万元,至于“一片绿”,就是一片50元的钞票,新郎可以看着给。15万元起步价的彩礼,更是让很多家庭不富裕的农村男青年“结不起婚”。在农村,因为孩子结婚而债台高筑的父母比比皆是。

“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嫁到农村的,虽然说现在农村生活条件也不错,但是比起城市的教育和生活环境,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在广州打工的枣庄农村女孩小杨告诉记者。小杨说,找个城里的对象,父母一般都有退休金,这样以后生活压力也不会很大。

青岛一个工厂,三分之二都是外地女青年

22岁的明秀萍现在是青岛胶州市胶东街道一家汽车装潢店的老板娘,也是一位外来媳妇。“我是枣庄人,来胶州第一年就遇到了丈夫。”明秀萍说,2013年她和十来个姐妹一起来到胶州打工并进了同一家制作家纺的工厂。同一年,明秀萍便与丈夫匡荣尊相识,并于年底结婚,在第二年创业开起了一家汽车装潢店。

在明秀萍和丈夫相识的工厂,总共1000多名员工当中近700人都是外来女青年,其中就包括明秀萍和她的十几个姐妹。“我的姐妹里面只有我结婚了,其他人还单着。”明秀萍说,现在有的姐妹已经去别的企业打工,但是她们一直有联系。“在这边上班,即便是私营企业也有保险,收入也不错。”明秀萍说,大部分姐妹对目前的生活状态都很满意,没有想要回家结婚的念头。

明秀萍告诉记者,在她的家乡结婚的成本非常高,彩礼以及各种礼金加起来超过十万元,这还不包括婚车、婚房的费用。明秀萍说,在老家结婚虽然能给父母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但是由于数额巨大,也就缩小了择偶面。“有钱的男人你可能看不上,没钱的男人家里又不同意。”

“看缘分吧,但是我想在这里生活。”济宁姑娘张丽丽说,她16岁来胶州打工,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想回家,她的姐妹们大多都有这样的想法,因此好多姐妹宁愿在城里单着,也不愿回农村结婚。越来越多的家长也希望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催得也不像以前那么紧。记者 王晓霜 高祥 刘震 贾晓雪 于飞 见习记者 邱明

(齐鲁晚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暴跌是做空者的阴谋?

对恶意做空的强力执法值得肯定,但同时也得看到,脱离市场的规律空谈阴谋,甚至往民粹的方向上引导,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扭曲人们对股市的判断。基于此推出的救市举措,可能会达到维稳之效,深得民心,但对于股市的长久健康发展而言,它的意义将注定有限。


股市阴谋论为何那么有吸引力

李克强总理及其政府在考量经济政策时,失业率、通货膨胀率、GDP、财政收入……都是比股市指数重要得多的指标。换言之,政府不太可能将拉动经济增长的宝押在人为制造牛市上,你也不太可能通过制造恐慌情绪来向政府施压而得到特别多的市场好处。


火车票上为何不标明到站时间

7月1日,北京所有车站全面启用新版火车票,票面经过微调后挪移出了一个“广告区域”,该区域目前呈现的是“铁老大”宣传自家客运、货运两大网站的“广告语”:买票请到12306,发货请到95306。但此前很多旅客希望增加的“到站时间”并没有出现在票面上。


亚洲首富为何炮轰互联网思维

当下,全社会存在一股兜售互联网思维的浮躁的热潮。出现了一些疑似张悟本、李一、王林的大师,盲目夸大互联网神功,简直可以包治中国企业百病。而很多投资人也被各种新概念、新模式所蛊惑,一掷千金去试图获得超额的回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