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马树安身体多处受伤。家属供图死者马树安身体多处受伤。家属供图

新京报快讯(记者 林斐然) 9月8日中午,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村民马树安,在前往村内拆迁队员家中数小时后神志不清,送医发现受伤严重,经抢救无效后于9月13日凌晨死亡。

今日(9月18日)上午,泉源乡政府通报称,警方已介入调查,县刑警队正进行尸检等工作,由于拆迁工作组在事发前十天已经解散,此事与拆迁没有关系。

“谈拆迁问题”后神志不清

据死者马树安儿子马小伟回忆,9月8日中午,父亲受邀前往拆迁队员白爱国、白广忠的家,临走前告诉家人,“去他们家谈拆迁的事。”当天下午6时许,家属收到通知称马树安喝醉酒了,叫他们把他接回去。

马小伟称,父亲被接回来时一直无意识,送诊所检查无果,家属当晚立即将其转送郯城县人民医院,“医生说救活的几率很小,我们才意识到要报警,白广忠此时称我父亲下午遭到白爱国摔打。”

9月13日凌晨,马树安于经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提供的多张照片显示,死者右眼淤青,手臂、背部等多处抓伤,此外还出现头骨断裂情况。

郯城县医院出具的住院病案明确,马树安诊断出颅内损伤,伴有延长的昏迷,此外,还有颞骨骨折、脑挫伤、肺挫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等症状。

马小伟称,村内今年春天开始拆迁工作,由于一直没谈拢,拆迁队员“三天两头就到我家里去闹”,其父和白爱国数年前还有过其他矛盾。

乡政府否认事件与拆迁有关

今日上午,泉源乡政府通报称,经调查落实,据公安机关和毛家社区大马庄村村民小组了解,死者马树安,大马庄村人。涉案人员白爱国、白广忠,大马庄村人,3人系好友关系。

2015年9月8日中午,白爱国、白广忠两人邀请马树安在家中饮酒,3人共饮白酒3斤左右,都呈醉酒状态。由于饮酒过量,白爱国与马树安因家庭琐事发生争执,致使马树安跌倒受伤。受伤后,白爱国、白广忠及马小伟一同将马树安送至本村医疗所及县人民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马树安死亡。

据通报,事情发生5-6个小时后,晚上10点左右马小伟打电话报警,泉源派出所接警后及时出警,将白爱国、白广忠留置,并将白爱国以过失致人死亡刑事拘留,同时将案件及时移交县刑警队。目前,县刑警队正在进行尸检等工作。

泉源乡政府在通报中称,大马庄村村委拆迁小组成员为石新春、白爱良、王学华、白青龙、马印娟。大马庄村是全县土地增减挂项目村,项目2015年7月启动,2015年8月28日完成第一期拆迁工作,转入安置楼建设阶段,乡政府的拆迁工作小组8月28日撤点。而此案发生于9月8日,距工作组解散10天之久,与该村拆迁工作没有关系。

郯城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今日上午表示,由于拆迁工作需要的工作人员较多,仅靠小组成员远远不够,白爱国、白广忠二人确曾参加过拆迁工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澳大利亚新总理真会亲华吗?

澳大利亚政坛连年震荡,这次继陆克文之后,又迎来了一位“知华”“亲华”的总理——特恩布尔。此前与安倍眉来眼去的阿博特黯然下台,离开会场时,未置一词。日本媒体不禁担忧日澳关系的走向,中国舆论则对特恩布尔报以极大的热情。不过这位总理真的会大幅提升中澳关系吗?


张纪民到底死于自焚还是纵火

就算购买汽油为实(官方未提供发票等证据),也不能坐实他要自焚,因为两者并不存在必然联系。据其侄子张勇讲,张纪民家中有浇水用的抽水机和农用车,这些器械都要用汽油,难道他就不是为了生产买汽油?


瞎折腾的军训咋还没废除?

以军训为教育的开端,是教育界向强权低头的起点。在和平年代,身体上的军训应该废除,代之以理论上的国防和军事战略教育,我们需要的是继往开来的创新创业者,而不是一群唯唯诺诺只会说“是”不敢说“不”的奴才。


星云为何称蔡英文妈祖婆?

对于由蓝转绿,星云大师披露自己是71年党龄的国民党党员:我至今年近九十,做了近八十年和尚,七十一年的国民党党员,我不忘初心,不会改变做和尚与党员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