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 (记者陈瑶) “师傅,我是于尚清的儿子于嘉,我过来接父亲灵柩回家。”今天下午2点45分,拆弹英雄于尚清的儿子给306医院殡仪馆值班人员打来电话。按照家属心愿,于尚清的遗体将于今日运回齐齐哈尔安葬。

在北京306医院治疗84天后,拆弹英雄于尚清于昨晚10点30分左右因抢救无效去世,享年58岁。

现场聚集了于尚清的亲人、战友、单位同事等二十多人。上午,公安部领导来医院慰问家属,以私人名义送给家属两千元慰问金,齐齐哈尔市领导打来电话询问家属情况。另有热心读者联系新京报询问家属联系方式,希望能够帮助家属。

2003年9月1日,齐齐哈尔繁华地区萨拉伯尔酒店发现11枚自制定时爆炸装置。时任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的于尚清,连续拆除了十枚炸弹,在拆除最后一枚爆炸装置时被炸伤。

今年8月,于尚清因体内残留100多块玻璃碎渣,长期服用止疼片出现呕血、便血症状,入住北京306医院治疗。


惠新西街站明天继续迎来送往

2014年11月6日晚高峰,北京地铁5号线惠新西街站,一名33岁的女子,被地铁门与安全门夹住,抢救无效,死亡。据现场目击者描述,“人夹在安全门和地铁门之间,车辆开走导致悲剧发生。”


赵本山不要卖拐又“卖乖”

赵本山应该清楚,民间才是他的最好舞台,艺术才是他的立足之本;艺人也需要骨气,不能西风来了向西,西风倒了向东;如果把表演延伸到社会生活中去,还要在社会生活中“卖拐”,在政治舞台上“卖乖”,那么他不但可能睡不着,还有可能睡不醒。


记者的伤感源于梦想变得黯淡

如果把记者比喻成负轭的骏马,那么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时代中,不必有太多的自我悲情惯性,而应该选择奔放、奔跑。行动和奔跑就是方向,用脚步与信念拥抱哪怕再卑微的理想,胜过一切惶恐与怨艾。


“村支书就是政府”并非幻觉

村支书说的“我就是政府”,显然并不只是权力的幻觉,而是有很强的现实根基。在一个村子里,无论组织、人事、财务、民政甚至是利益分配,村干部基本都可谓大权在握。所谓的“最低领导人”,也变成了一个又一个肆无忌惮的“土皇帝”。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