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南京1月9日电 (记者 朱晓颖) 南京8日多地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在南京火车南站停运出租车一度达数百辆。9日,事态仍在继续。

8日下午开始,南京火车南站、客运站、机场等地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8日夜间,记者在客流集散地迈皋桥地铁站外看到,仍有数十辆出租车占道停运,久未散去。据媒体报道,交通、公安等部门已介入处理。

9日上午,记者看到,街头多数出租车迅速驶过,司机将红色“空车”牌按下,显示“停运”。对招手拦车的路人,司机摇头摆手,示意“不带”。在交通枢纽南京火车站,往日出租车密密麻麻排满候载区景象不再,候车通道内空空荡荡,零星的乘客固执地在通道口安静等待。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循环广播:“请乘客选择地铁、公交等出行方式。”一些“黑车”司机则在火车站外围和候车区徘徊转悠,逢人便试探表示:“他们不干了我们干,您去哪?”一位有10年驾龄的张姓女司机当天正常上路,被一群情绪高涨的司机们拦截,停靠路边。女司机无奈地表示,“他们的心情,我能理解。”

一位有8年驾龄的李姓司机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一天交230元(人民币)‘份子钱’给公司,加上烧油、烧气,每天跑路成本是三百多元,维修、养护费用也是自己出”,就算卖命跑,一个月净收入约三千余元,是他3年前的一半。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司机向记者抱怨:“油费是下降了,但是‘份子钱’太高,一个月7000元,碰上生意不好,可能赚不到钱。”

“份子钱”是指出租车司机向所属出租车公司缴纳的车租,构成他们日常运营的最大开销。根据车辆档次,南京出租车“份子钱”从7000元至近9000元不等。想在南京开出租车有两种方式,一是租赁式,与公司签合同,通常租期5年,每月缴纳7000元至9000元不等的租金,该方式是目前市场主流方式;二是个体式,车主购车,按月向相关部门缴纳几百元各项费用。

被迫停靠路边的张姓女司机是个体式,成本相对较低。但目前这一方式已经受限。她认为,引发此次出租车司机群体诉求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滴滴”、“快的”打车软件推出的“专车”。

此外,2014年南京青奥会前,为保证运力充沛,在500辆英伦出租车投入市场后,后续又新投放3000辆出租车。驾驶这部分出租车的司机告诉记者,“生意并不好做”。

对于停运给市民出行造成的麻烦,一些出租车司机表示感到抱歉,坦承方式有些过激。但他们希望“通过正规渠道,得到政府部门重视,回应诉求,解决问题。总之一句话,就是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完)

(原标题:南京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 司机望降成本增收入)

编辑:SN182


中纪委的年终总结

一年时间逮回来500多人,追回赃款30多亿。这帮货捞起来的确也是够拼的。要知道,12月时,我就抓回来400多人。


专车照亮出租车司机的劣根性

出租车司机长期遭受出租车公司的压榨和盘剥,但当互联网要摧毁这个“吃人”的体制时,出租车司机却极力维护这个盘剥他们的“奴隶制”,反而向解放他们的力量,发起了攻击。这说明,要么他们之前对体制的抱怨是矫情,要么他们现在的行为暴露了自身的劣根性。


查理周刊袭击案:批评的力量

种种迹象表明,原教旨分子的恐怖“弥谤”,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他们的“公关形象”非但未曾因此改善,反倒更加孤立,更加臭名昭彰。


马云为何要写阿里巴巴的错误

马云说,人生有三层机会,年轻人觉得自己什么机会都没有,其实这个时候什么都是机会,因为你满手是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另外一层机会,识你刚刚有点成功的时后,你觉得到处都是机会。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