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血液中心已经和2014年给阿力动手术的医院展开了联合调查,目前已经查明,他所输的血来自约10名献血者,经过调查,不论血样还是操作程序,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该负责人说:“这样看来,所输的血存在问题的可能性就更小了。”据该负责人介绍,2014年1月,阿力用血时,血液中心已引进目前最先进的血浆病毒灭活技术。“而阿力所用的血浆,全部都是灭活过的,这都有据可查。”

1月20日,在江北人民医院的病房中,阿力和妻子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如果不是因为输了有问题的血,那么是不会在短短1年的时间里,就导致他肝硬化的。对此,血液中心一名专家表示:“我们也研究了他的病历,肝硬化的程度已经比较高了,如果这是1年之内,因为染上肝炎而形成的,那么他在这1年里,一定有大量的肝细胞死亡,早就要接受抢救了,”该负责人说,“但他并没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我们觉得,至少需要5年左右的时间,才会这样。”阿力在江北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也表示,阿力自述,他的母亲有肝病病史。“所以我们判断,肝硬化和他的大三阳没有直接关系,不是因为输血造成的。”血液中心专家说。

血液中心留存的血样与阿力所输血一样,仍存在“窗口期”的问题,在阿力和妻子看来,血样没有问题,并不代表所输的血就没有问题,找到当时的献血者,看其中目前有无乙肝病毒携带者,这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办法。对此,血液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种做法也不一定靠谱,“有可能献血者在献血时确实携带病毒,但是现在已经好了,”他说,“也有可能,献血者在献血后再成为携带者。所以我们接下来,会邀请更多的专家参与调查,一方面是为了阿力一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所有在南京就诊,有用血需求的人,这不是小事。”

(原标题: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称无法证明患者因输血感染乙肝)


倒奶不应陷入“主义之争”

我们分析的结论是,无论发生“倒奶”的市场诱因,还是缓解“倒奶”的政府行为,都没有什么“主义之争”,都是市场经济的常态过程,无需大惊小怪。


带血的“重视”该画上句号了

带血的“重视”要画上句号,需要舆论持续的发酵,不看到责任人和相关管理部门付出惨重代价,不依不饶,而不是柔弱地喊声“小妹妹,一路走好,希望天堂没有讨薪。”我们的法律弱势,职能部门懒于作为,悲剧性的事件载入史册的多了,后人对我们这段历史能好评得了吗?


90后不买房的三大原因

自有住房在“90后”大学毕业生心中实际上仍有较重的分量,只是在目前房价过高、房子带来的满足感下降的情况下,考虑到“投入产出比”,暂未安定下来的“90后”年轻人暂未把“刚需”释放出来。


“脑瘫诗人”何以引热议?

近日,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在网络热传,作者余秀华火了。脑瘫病症、农妇、爱情话题、毅力,这些颇具显著性的要素集余秀华于一身,加上媒体的推介,她想不火都难。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